彭勇:棕地治理与修复的国内国际的实践案例及实施程序

AECOM棕地治理与再开发主任、博士彭勇发表了题为《棕地治理与修复的国内外实践案例与实施程序》的主旨报告

AECOM棕地治理与再开发主任、博士彭勇发表了题为《棕地治理与修复的国内外实践案例与实施程序》的主旨报告

中国园林网12月7日消息:2014年12月7日上午12: 00,以“城市土地环境治理·再生·复兴”为主题的2014城市水环境·棕地治理·生态规划·景观营造论坛在厦门国际会展中心举行。2014中国(厦门)国际园林景观产业博览会暨第四届国际园林景观规划设计大会持续升温,专家学者的报告和发言精彩纷呈。AECOM棕地治理与再开发主任、博士彭勇发表了题为《棕地治理与修复的国内外实践案例与实施程序》的主旨报告。

彭勇:大家早上好!刚才郑教授从风景园林师的角度给我们做了很好的引导,让我们在发展当中提出了很大的希望和抱负。从另一个角度,从环境工程师的角度,我也想呼吁景观设计师帮助我们的环境实现棕色土地的自由开发,做出自己的贡献。这是我思考了一段时间的事情,正好和郑教授不谋而合。

我去年加入AECOM,我的专业是环境工程管理。为什么加入这家公司?因为AECOM融入了城市规划,是一个从建筑到景观,从环境工程等学科门类齐全,国际经验丰富的平台。在这张(PPT)中,左边是荷兰的欧洲图片,右边是美国的图片。这两张图有一定的巧合。顾教授和郑教授之前提到,荷兰棕色土地的治理是1980年的标志性事件,当时一所小学正在发展,发现下面的土地实际上受到了严重的污染。后来小学的房子建好之后,因为污染事件,地下的土又被挖掘出来重新处理。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事件。因为这个事件,土地管理的法律法规于1980年在荷兰诞生。这一概念,我们称之为CIV,是风险修复或风险干预的目标值,在中国和亚太地区得到了广泛应用。另一个里程碑事件是美国纽约。从1978年到1980年,污染事件影响了周围的社区。正是因为这件事,美国超级基金在1980年起步,至今已有30年。回过头来看,欧美过去经历的过程和中国过去十年经历的过程是相似的。回顾过去,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城市近百年来早期工业的发展导致了严重的污染。这些图片显示了我们的污染情况。很多景观设计师和规划师都在做好城市规划和土地开发规划。可能你在过去一段时间收到的是政府或者一流开发商评估过的土地。当这些土地交给我们规划时,可能会有很长或很复杂的工业利用和废物堆放历史,可能会有不同程度的污染。有些甚至非常严重。所以,如果我们过去没有太多的关注,可能会成为我们未来需要很多人关注的问题。甚至我们的城市发展和城市规划都可能是老工业发展和污染土地开发,所以在规划设计时无法回避。

我也提到了棕色土地的开发,因为目前城市土地的开发必然会面临这样的问题。我们需要树立观念,把独立的局面变成我们更好的机会。因此,对于这种发展,如果能够有效地将环境工程、我们的生态和景观,或者城市规划和土地开发结合起来,就很难真正解决它在土地开发和土地利用方面所面临的困难,简单地解决环境问题。从我们的景观来看,如果我们在规划中遇到严重的污染,会让我们陷入困境。因此,整合是这个城市污染土地未来发展的好机会。

根据国外开发的经验,在棕地治理的过程中,一个传统的过程实际上是一个相对简单的环境角度。前期是对污染的评估,评估污染后需要制定一个控制目标和计划,然后后期要真正把这个计划变成项目实施的过程。这是一个相对标准的过程。但是,从国外的发展过程来看,这个过程当然是必要的。然而,它不是很完整和完美。这也是我到AECOM后,我们不想单纯从环境控制工程的角度去考虑的问题。我们应该更广泛地从城市规划和土地规划的其他方面综合考虑。因此,这里简单罗列一下我们希望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从我们的土地开发设计和景观设计,将环境工程与我们的城市规划和其他土地开发结合起来的系统,包括在我们完成开发后,如何在操作过程中有效地整合土地。这样,我们可以更好地考虑更多的棕色土地处理或恢复技术。刚才顾教授也提到,以前我们的处理很简单,80%到90%的污染和场地都是比较粗放的填充或者焚烧,这个过程中还是存在一些问题。只有当我们充分有效地将土地规划和生态环境管理结合起来,我们才会发现未来还有很多技术可以用于我们的管理。

从我们参与的国际案例来看,我们在不断总结自己的经验和国际经验的教训,这些经验和教训在中国,特别是在mainland China不断被运用。在伦敦奥运会上,政府投入了50多亿元人民币来有效管理这座体育场。其管理、建筑垃圾和拆除成本的80%是回收利用,97%以上的土壤修复是通过原位或其他修复技术原位处理后的原位再利用。这与我国的广泛实践大相径庭。

当然,我们也参与了悉尼奥运会的规划,包括与环境和生态相关的规划。经过对一些污染土壤的处理,使千年山成为一个生态公园,成为一些非常独特和独特的景观。

回到国内,包括我们当时做迪士尼儿童公园时早期的李氏船厂,我们也参与了广泛的规划设计工作,其中通过合理的规划布局,把污染的场地放进去,使其场地的污染得到有效的控制,进而恢复生态的方法。

回到大陆,虽然我们还有很短的路要走,但我们正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实施。我们正在努力把这个城市的规划和土地治理结合起来。这些案例大多还处于早期规划阶段。当然,我们也希望政府能够重视这样的问题,在以后的实施过程中充分考虑治理问题。当时吉林哈达湾的规划也包括了老工业场地的充分利用,包括场地的保护和后期开发的整合。

我们还参与了首钢工业区的搬迁。包括山西馆的搬迁,以及景观规划。包括北京焦化厂,我们也进行了风险评估和评价,包括参与场馆周边几个区域的规划和协调。焦化厂本身也充分考虑了场馆内历史文物的保护。怎么跟他算上场馆下面的污染?在治理过程中,一些地区与其未来的土地利用和用途有效结合。这些都是我们参与的计划。

我最近也在做几个项目。我们在景观建筑的设计当中,其实可以赋予更多的功能。除了成就景观,从艺术和生态的角度来看,我们还可以提升剧情的价值。此外,我们还可以给他们一个更好的生态,或者更好的具有修复功能的环境。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我用生态学或者生态修复和生态隔离来评价两个项目。也希望在政府评估后能有效应用。

下面还有一个项目,我简单给大家讲讲,土地修复和城市或房地产开发的有效结合。这里有一些生态和景观元素,希望以后能增加更多的生态元素。这种方法不是完全去除或去除所有的污染,并且在剩余的场地中有残留物。我们孤立地控制污染。如果可能,我们也希望通过更多的景观和生态隔离来实现隔离。而不是项目隔离的方式。当然这个网站很复杂,国内很多网站的情况可能有点类似。在我们发现并调查清楚评估的污染后,我们可以有效地看到什么是场地和规划,以及如何在治理过程中将其与土地开发有效地结合起来。为了控制场地的风险,我们通常不考虑污染的迁移,也不考虑周围存在什么样的风险,主要是直接或间接接触污染后给我们的人体和生态带来的风险。因此,我们确实需要评估这种风险是如何产生的,以及如何有效控制这种风险。

因此,经过评估,我们全面看到,常规方法只是不同的方式和方法。初步筛选后,我们选择了四个方案进行评估。一个方案是我们常规的方法,就是把所有的污染土壤挖出来,送到现场处置。当然也有地下污染,要全面彻底控制。这是一种比较传统的方法。第二个更技术性。我们需要去除相对重要的污染,可能还会有一些浓度相对较低的残留污染。通过其他土壤和地下水的联合处置,我们也可以通过用地下水冲洗土壤来有效控制场地污染。第三种是更高级的方式。当然,这种方式对场地有更多的残留污染,但我们会使用更多的景观设计连接。在生态学中,我们考虑地下水,当然,这种地下水也在一定程度上被考虑。如果我们能在这个社区的一些区域建一个生态公园,或者建一个生态池塘,把地下水抽出来作为生态景观处理的一部分。最后,是一种投资相对较少,操作性更强的方式。是建筑发展区块内尽量减少大量污染土方的开发,增加建筑顶层的隔离保护的方式。当然,与此同时,我们应该清除某些高风险地区和高溶解度地区的污染地下水。我们已经对这四个方案进行了综合评估,并将对其投资、治理效果和治理风险进行评估。房地产开发面临挑战。我们的开发商在开发地块的时候通常要求短、平、快处理,所以他们给我的时间往往很少,也没有给我们场地很多时间处理地下水。这已经成为我们治理的一大理由。对于这四种方案,相对来说是从比较粗放到比较精细的方式,所以它的周期会逐渐增加,投资也会逐渐减少。在考虑了基本情况后,即使其中一个方案没有被选中,我们也整合了其中两个方案。最后,集成一个方案。因为房地产开发商的概念,我们会在技术开发的过程中,适当地清除高风险的土壤,把它烧成灰烬。对于高污染地下水,由于在高溶解度的基础上处理地下水,效率相对较高。同时,这个场地的边界有一条河流,所以污染区会进入河道,所以我们抽取了地下水,避免污染进入河道。最重要的是,包括地方政府在内的开发商也采用了我们提出的基础设施项目隔离方法。这在中国是比较早的。前期通过隔离的方式控制风险,对已开发的土地进行管理。后期提出了相对长期的监督监测,用这种控制方法来控制长期污染。要达到这样的目的。

让我给你介绍一个概念。污染土地开发真正重大的污染或风险在于,如果地下存在挥发的风险,污染会逐渐挥发甚至渗透到我们的建筑中,造成长期污染。因此,对长期使用者的健康存在潜在危险。控制手段是隔离建筑基础,以防止这些污染和挥发性迁移成分进入人体。这个概念实际上给了我们与景观的联系。为什么有关系?因为我们很难通过景观来实现这个目标,其他地区,比如悉尼奥运会的公园,可以作为生态公园的一部分,这样我们就可以实现污染控制和景观的结合。

工程隔离的真正设施是在所有的建筑规划设计之后,经过详细的基础研究,叠加建筑的布局和污染的布局来选择工程隔离控制的位置。这是一个简单的概念图(PPT)。我们有建筑、技术结构,当然还有不同级别的地级开发。我们对不同的项目有不同的处理,只是有点碗的风格。把我们的建筑放在碗里。当然,这也需要注意很多细节,因为建筑结构有很多组合或贯穿。我们需要详细设计所有区域,以确保我们的隔离措施可以避免隔离可能的迁移路线。在施工过程中,它是一种相对容易操作的材料。经过我们建筑基础的多层保护,这种进口的软质材料铺设在它的表面,然后它会形成良好的延展性和防渗能力。因此,它的保护性能仍然非常有效。

这是整个施工过程。包括在隔离下铺设一些官网,来自土壤的污染会在这个管网中被抑制,进入室外结构,然后被排出。这是少量的一种污染气体,所以形成了二级保护。通过渗透率和厚度的测试,可以评价这种隔离方法的有效性。最后,修复后,虽然里面没有景观设计的手段,但我们现在已经通过景观修复的手段规划成了一个非常漂亮的高端住宅区。有一种想法,那就是在控制棕色土地的过程中,我们还是有点类似于此刻恐惧的感觉。这些提升我们的手段提升了土地的价值。

推荐阅读:

艾敬奖荣誉奖颁奖仪式暨基金捐赠仪式

艾敬奖2014中国(厦门)国际园林景观产业博览会开幕

“艾敬奖”见证了中国园林行业的转型。

关于第四届艾敬颁奖典礼报名的通知

(来源:中国园林网)

园林网微信公众号